露熊de伏特加

emm怨灵相关的摸鱼。
我最近沉迷五格不可自拔...
好像要开学了【失去梦想】
啊啊啊啊虚色太太画了我家的福感觉棒哭了才想起mk人设没放【然而只有ge的图】
【躺平】
好像粉丝一下升了不少有点懵

流下不会画画的泪水。
(•̩̩̩̩_•̩̩̩̩)

拖了好久的人设图【?也许不是】
简单上色,没有阴影,上色废QAQ

Spectretale【怨灵传说】

CHAPETER 2:遗迹守护者

“怎...怎么办啊...”再次往后退了退,MONSTER KID看向身边似乎比较有经验的sans,“已经,快要被完全遮住了啊...”他抬头看着上方越来越微弱的阳光,又看了看几乎近在咫尺的怨灵们,恐惧几乎把他淹没。尽管不停地在心中告诉自己要保持巨龙的形象,但声音中的颤抖却无法抑制。怨灵们身上缠绕着的黑色气息就好似缠上了咽喉,恐惧,愤怒,憎恨,绝望....浓重的负面情绪几乎让他喘不过气。

Sans侧过头看着MONSTER KID凶狠中藏不住的恐惧与慌乱,歪了歪脑袋,原本就笑着的嘴扩得更大了一些,连眼眶都眯了起来,露出一个极为灿烂的笑容。

“*well,先睡一觉怎么样。”骷髅的幽灵笑着说。

“现在是开玩笑的时候吗?!”又往后挪了一点,MONSTER KID盯着几乎快要滴到自己脸上的血色液体,终于忍无可忍的喊了出来。

“*因为你看起来就像一只无助的小【羊羔】啊。(羊羔和孩子在英文中都可以写作kid)”

Sans无奈的摇着头,“*这个时候用玩笑来缓解情绪在合适不过了。要知道这里唯一的出口就是那些家伙来时的入口哟,在这样的绝境下负面情绪可不是好伙伴,学学我的...?”他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那个模糊的音节发到一半又被他自己咽了回去,笑容相较初见时略有僵硬。

     MONSTER KID没心思去管他新认识的幽灵朋友那点不自然的变化,他终于鼓足了勇气一尾巴抽在了那个已经离的很近连腐蚀液都要滴到脸上的怨灵身上,把那个怨灵连着后面的一起抽到了离自己较远的距离,然后他和那几个怨灵一起发出了痛呼,自己拖着被腐蚀的尾巴后退了几步,没掌握好平衡,摔在了地上。

     “*看来你还是有攻击力的嘛,干的不错啊伙计。”sans被MONSTER KID的痛呼给拉回了神,泰然自若的走近受伤的巨龙幼崽,半弯下了腰,“*不过遇到这种情况还是比较难办的吧,需要我帮忙吗?”

     【是怪物夺走了我们的生命...】

     【是怪物害我们变成这个样子....】

     【他是怪物】

     【杀手】

     【罪人】

     【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杀了他】【撕碎他】【让他去死】

     【杀】

     那是怨念,是实体化的杀意与憎恨。

     比怪物更像怪物的生物们用破碎的嘴发出充满恨意的诅咒,原本美丽的金色花朵在腐蚀液下变成了猩红的残渣,怨灵们的声音不停环绕在耳边,巨龙幼崽放大的瞳孔中映出幽灵和幽灵背后怨灵的模样。

     幽灵的笑容仍旧轻松无害,声音仍然轻快,用着令人安心的幽默语气。

“*来,把你的....”

MONSTER KID的瞳孔再次放大。

 

——“都给我住手。”

 

 

环绕在上空的黑雾猛地炸开,浅蓝色的光隐隐约约的从炸开的黑雾中显现,MONSTER KID震惊的看着那本被黑色气息环绕看不清本貌的怨灵们在散开的黑雾中露出了原本只能在课本和故事书上看见的人类的模样。

一个纤细的浅蓝色身影从黑雾中冲了过来,一把捞住坐在地上的MONSTER KID就往外跑,MONSTER KID想要挣扎,被那个身影用手用力的按住了,只看得见几缕白色的长发。

“别出声,孩子。”一个压低了的温婉女声在他耳侧响起,“他们不能看到你。我不会伤害你的,孩子。请相信我。”

MONSTER KID想回头看看sans在哪,他可没有忘记那个刚认识不久又很不靠谱的幽灵朋友,然而那个身影的速度太快,他只能看到模糊的黑雾。

后颈一阵疼痛,巨龙幼崽在人类女性的怀抱里晕了过去。

 

 

 

“*伙计,你该起来啦。”

有谁在扯他的脸。

MONSTER KID猛地睁开眼睛。

“*你可真是爱睡,不是吗。”sans飘在半空,懒散地开口,迅速收回了掐他脸的骨手,嬉皮笑脸的模样就好似那个掐他的怪物不是自己一样。

“你不是幽灵吗,为什么能碰到我。”MONSTER KID给了骷髅一个白眼,腰部使力一下子坐了起来,然后疑惑地打量着四周。

“*我可是你的背后灵呢,伙计。除了你没人看的到我。”sans毫不在意地把垫在脑袋后的右手拿出来拍拍MONSTER KID的头,“*可能我们的魔法性质较为相近所以造成了一个新型魔法领域?”“这样吗?那本大爷和你还蛮有缘的嘛!”MONSTER KID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pffff.....一个玩笑而已,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啦。”sans看着信以为真的巨龙幼崽,忍不住弓起身子捂着嘴笑了出来。眼见要面子的巨龙幼崽就要炸毛,sans连忙飘远了些,指着幼崽坐着的床扯开话题:“*hey,别急着生气,你已经到了一个新地点,不探索一下吗?”

作势就要去抓sans的幼崽一下子停了下来:“啊,是哦...这里是哪来着....WTF——”

僵在半空的孩子一个重心不稳摔了下去,咕噜咕噜地滚进了不远处另一张床底下,激起了一片灰尘,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门被打开了。

有着一头纯白长发的少女身着浅蓝色系的英伦学院装,蓝色的蝴蝶结缎带随意地束着白色长发垂在胸前,一双天空般的眼眸微微低垂,视线落在了被床底重重的红色毛线缠住的MONSTER KID身上。

MONSTER KID一下子绷紧了尾巴,向那位气质娴静的少女露出自己尖利的牙:“你把本大爷带到这来想干什么?!这床底下的陷阱是什么玩意?”

少女似乎愣了愣,随后她才用手掩住唇,轻盈地走向了被红绳缠住的巨龙幼崽,与蓝天同色的眼眸中是止不住的笑意:“我来帮你解开它....噗,那是这房间曾经的两个主人设下的恶作剧机关,因为他们总是把零食藏在床底下。”

熟练地解开缠在幼崽身上的红绳,少女在小怪物半信半疑的目光中轻轻地笑了笑。

“你好,来自地上的孩子。这里是遗迹,我是这里的守护者,Victoria.”少女抚了抚MONSTER KID的脑袋,笑容温和,从垂下的白发的缝隙间,可以看见她温顺地下撇的尖耳。

Sans飘在一边注视着他们,他的笑容没有任何变化,眼眶中代表瞳孔的白色光点却渐渐消失。

【....就在这吧!】

【可以吗?不会....吗?】

【绝对没事的!我可是......的......!】

——....?

——杂音。

“sans?”

MONSTER KID的声音唤回了他的神智,sans转头看向那个刚认识不久的单纯天真的巨龙朋友,眯起眼眶笑的没心没肺。

“*咋啦,伙计?”

“你觉得那个女孩能信任吗...?”MONSTER KID的表情有点纠结。

Sans顺着MONSTER KID的目光望去,浅色系的少女正领着他们前往客厅,纤细柔弱的背影看起来毫无攻击力,丝毫没有防备。

“*你自己决定吧,你可是个巨龙,伙计,你不能麻烦一个脑子里空空的骷髅想这么麻烦的事情。”怠惰的挥挥手让巨龙幼崽赶紧跟上Victoria,sans不负责任地隐去了身形,“*懒骨头现在要睡觉啦,你加油吧。”“哎?!等...”

“孩子,你还站在房间门口做什么?”不远处的少女端着一个看起来很好吃的蛋派冲站在房间门口的MONSTER KID道,微微提高了点声音,“你一定饿了吧?在不快点这个就要凉了哦。”

“啊,好....”在原地纠结了一秒钟,MONSTER KID还是跟了上去。

 

 

 

【Victoria】

*性格温柔的少女,很有耐心,擅长照顾孩子。

*年纪其实已经很大了,身上总有一种与外貌不符的母亲般的气息。

*驻守在遗迹。

*是人类国王的妹妹。

*十分崇拜怪物王后Toriel。

*灵魂性质是耐心,附在束发的缎带上。

*基本上是被怪物养大的,所以比起人类还是更偏向于怪物。

*疑似有先天性白化病。

*封印在地底后被人类高层以叛徒为罪名秘密处死。

*她作为怨灵能十分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恨的到底是谁。

【*是人类灵魂耐心的私设】


【Sans】

*第一个掉到地底的怪物(之一)

*对人类怀有怨恨。

*被地底的怨念侵蚀,记忆混乱残缺

*会帮助每一个掉下来的怪物并有意无意地引导对方屠杀,但他实在是太懒了,他懒得费那么多脑力

*是个熊孩子,喜欢恶作剧,会开不合时宜的玩笑,有时会玩玩双关笑话,当然还是很烂。

*很珍惜自己的徽章,但是本人也不知道为什么。

*总是一幅没心没肺的样子

*有些时候意外的很靠谱。

*皮。




没手机不能指绘只好上手绘的黑白照(x)

我已经是一条咸鱼了......QAQ


Spectretale【怨灵传说】

CHAPETER 1:SANS

MONSTER KID不是一个会乖乖听话的孩子。

费劲地用尾巴卷着自己偷偷藏在房间里的零食放入衣服上的单肩包里,确认东西已经收拾好的MONSTER KID一如既往地与自己的父亲道别,向学校的道路上前进着,然后在确认离开了父亲的视野范围后立马转了一个方向,紧紧盯着那座离小镇范围不是太远的那座昨晚在书的插图上看到的山。

“等着瞧吧。”不爽地撇过周边嘲讽的目光,MONSTER KID咬紧了牙,加快了速度。

【要赶在被发现之前....】

 

“*hey,醒醒。”

“*hey,你想睡到什么时候?”

“*再不起来,会被它们撕碎的哦。”

好烦啊。

MONSTER KID昏昏沉沉的睁开双眼。全身都很痛,就像被自己的巨龙老爸一屁股压过了一样。

入目的是金色阳光从那高高的洞口洒在自己身上,暖暖的感觉稍稍缓和了自身的痛楚与疲惫,与阳光同色的花朵铺了一地,甚至还有几许花瓣落在了自己的身上,就像轻盈的纱。

这里似乎是离山顶很远的高度,在阳光没有笼罩的地方,是一片沉郁的漆黑,在金色的阳光边缘,随着花朵的拂动而颤抖,就像是有什么在那浓厚的黑暗中蠢蠢欲动。

“*醒了?”之前不停在耳边念叨的那个声音又一次响起,MONSTER KID转动了一下眼珠,看见了一个身着白色上衣和黑色运动短裤的骷髅,缀着白色绒毛的蓝色连帽卫衣随意的套在身上,在他的左边领子上挂着一个徽章,右手臂上还绑着一条红色的丝绸。

“你是谁?”十分熟练的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MONSTER KID下意识离那个骷髅有一段距离,“这是哪?本大爷为什么会在这里?”他对着那个骷髅龇了龇牙,尾巴无意识的左右扫弄着,一有不对他就打算一尾巴抽上去然后跑路。

“*heh,冷静点,dude.我是不会伤害你的。”对方好脾气地对他笑着,一排大白牙在阳光下到是十分刺眼,“*well,我是sans,sans the skeleton.”sans耸了耸肩,闭上左眼眶给了他一个wink。

虽然不是同一个种类,但好歹也是一个怪物。MONSTER KID在心中松了一口气,尾巴也放松的搭在了花丛中。尽管还是感到莫名的违和,但Sans的笑容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他的紧张。“本大爷是MONSTER KID!”骄傲的挺起自己并不宽广的胸脯,他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沉稳有力,“是一条巨龙!”

Sans笑容不变地向他靠近,在距离缩短之后他才发现sans外套的心脏位置还打了一个金色的四角星补丁,与补丁同色的心形挂坠盒随着主人的动作而摆动着:“*你掉下来了,是这些神奇的花朵接住了你。”sans继续向他靠近,莫名感到压迫的他下意识后退了几步,然后他终于发现那莫名的违和到底是从哪里传来的——他,透过了sans的身体,看到了本是在sans身后的花丛。

“哇啊啊啊啊啊!!!”猛地爆发出一声不像话的尖叫,MONSTER KID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你,你是....”“*wow,冷静点伙计,如果你不想死的话。”sans蹲下了身子,“*我是sans,骷髅sans,如你所见,我已经死了,现在是你的...emm,背后灵?”“你在开玩笑吗?!”用屁股蹭了蹭地上试图远离这个怪物幽灵,MONSTER KID的尾巴绷得很紧。“*吓到你了?放心,我是不会伤害你的。”再次重复之前的话,sans好脾气地笑着。“本大爷怎么会被你这个家伙吓到!”感觉对方与自己所见过的活着的怪物没什么不同,MONSTER KID一下子又放下了警惕心,冲对方低低的吼了一句。

“*明明刚才就是一幅怕到了【骨】子里的样子。”无害的笑着,sans漆黑的眼眶中的白色光点微微向右一撇,随后焦点又回到了MONSTER KID身上。“都说了没有!!”感觉自己身为巨龙的脸面都丢光了,完全没注意sans的眼神的MONSER KID涨红了脸大声的喊出声。

两个孩子都是一愣。

“*uh-oh.”sans最先反应过来,笑容不变,一幅没心没肺的样子,“*你的声音太大了,伙计。我想...这里的那些家伙要提前发现你了。”

“那些...家伙...”通过sans半透明的身体看见了前方不停蠕动的黑暗,MONSTER KID白色的兽瞳一阵收缩,“是...什么...?”

Sans缓缓侧过身,让巨龙幼崽能看的更清楚些。

沙哑低沉的吼声不同于巨龙幼崽,仿若猫抓玻璃一般刺耳难听,令人压抑的气息拢了上来,漆黑之中是一双双猩红的眼睛,血色的液体自它们的眼中流出,滴在金色的花朵上,发出一阵腐蚀的滋滋声。

“*well,你的运气不算太差。”sans一双白色的瞳孔紧紧盯着那些丑陋的生物,不变的笑容与冷静轻松的语气让MONSTER KID分不清他现在的情绪,“只是五只而已。只要还在阳光下,它们就不敢过来。”

带着浓重不祥气息的黑雾缓缓拢了上来,阳光慢慢的被黑雾阻隔了。

阴影裹挟着怨灵们逼近了他们。

“sans。”MONSTER KID流了一脑袋的冷汗,缓缓转向身边表情僵硬的怪物幽灵,“你这个flag立的真是太妙了。”

“*emm,谢谢夸奖...?”

“........”

 

 

 

【Sans】

*第一个掉到地底的怪物(之一)

*对人类怀有怨恨。

*被地底的怨念侵蚀,记忆混乱残缺

*会帮助每一个掉下来的怪物并有意无意地引导对方屠杀,但他实在是太懒了,他懒得费那么多脑力

*是个熊孩子,喜欢恶作剧,会开不合时宜的玩笑,有时会玩玩双关笑话,当然还是很烂。

*很珍惜自己的徽章,但是本人也不知道为什么。

*总是一幅没心没肺的样子

*有些时候意外的很靠谱。

*皮。


Spectretale【怨灵传说】

CHAPETER 0

“传说在很久以前,地球上存在两个种族,怪物与人类。人类因为贪婪而对怪物发起了争夺领地的侵略战争,被怪物的王ASGORE带领的强大的军队讨伐,将人类封印在了地底。

“传说人类们被封印在了EBOTT山下,与长寿的怪物不同,寿命短暂的人类们化为了可怖的怨灵,凡是踏入了EBOTT山的怪物一个都没有回来,国王唯一的儿子ASRIEL也死在了那座山上。”

泛黄的书页在龙型怪物的爪下翻过了一页,怪物很小心的翻动着它,因为它看上去就像再用力一点就会被撕碎一样。

“怨灵是很可怕的东西吗?”没有双手的小怪物坐在龙型怪物怀中问,睁大了一双黑色的眼睛,白色的兽瞳稍稍扩大了些,反应了这个小怪物的激动。“我想是的,孩子。”小怪物的父亲用爪子轻轻抚了抚小怪物的脑袋,长长的尾巴轻轻摆了摆,“但我想那只是一个故事而已。好了,孩子,你该去睡觉了。”

“ASRIEL的事情是真的吗?国王陛下真的有个儿子死在了EBOTT山上吗?”小怪物用尾巴卷住父亲的手臂,那是他唯一能阻止他人离去的举动。他把自己那双黑色的眼睁地更大了些,语气急促。

“ASGORE陛下的确有个孩子失踪了,但是没有人知道他是不是死在了EBOTT山上,连国王陛下自己都不知道那孩子现在在哪。”高大的龙型怪物拢了拢他的龙翼,放在小怪物头上的爪子稍稍加重了些力道,用力揉了揉,“不要想着去EBOTT,孩子,你还太小了,你甚至没有双手,亲爱的。”

“爸爸!”小怪物恼怒的低声叫到,“本大爷是最强的,本大爷不需要手也可以把那些个什么怨灵打的落花流水!我不是小孩子了!”

“晚安,亲爱的。”身为父亲的高大怪物再次用力地揉了揉小怪物的黄色脑袋,为那没有双手的孩子盖上了缀满简陋巨龙图案的被子。看着孩子在黑暗中闪着光的眼眸,他微不可查的叹息一声。

“别再去想那些怨灵了,孩子,它们不存在的。”模样有些狰狞的巨龙严厉了语气,然后转身小心翼翼地离开了房间。

MOSTER KID睁大双眼看着高大的父亲离开。

【如果...如果....】

金色的四角星标志在小怪物的额心绽放出淡淡的光辉。

【如果,我能打败那些怨灵...或者,或者证明那个诅咒之山的传言是虚假的...】

【那么,我就能对那些嘲讽本大爷没有手的怪物们,狠狠地嘲讽回去了。】

【我就能证明...我是爸爸的亲生儿子,我是一条真正的巨龙...!】

*MONSTER KID充满了对未来的希望。

 

【MONSTER KID】

*主角。

*是一头没有双手的巨龙幼崽,皮肤是黄色的,额心有金色的四角星标志,穿着橙底棕纹的条纹衫,背了一个白色的单肩包(那个包是缝在衣服上的,不然没法背)

*是比较自卑的那一种,用【本大爷】自称是为了不让别人因为自己没有手臂而看轻自己,身为巨龙的幼崽很有表现欲。

*本质上还是很善良的,因为总是被嘲笑所以总想证明自己。一点也不沉稳,很容易被人影响情绪,冒冒失失的。

*SANS是他的背后灵一般的存在。

*比较胆小,是个很惜命的熊孩子,但往往会因为太过慌乱而搞砸事情。




文笔渣渣渣,流水账式文风。

因为手机坏了画不了画只好发文了,人设干脆就在正文里一点一点给吧,人设图的话就...以后再补吧【土下座】

十分抱歉!

Spectretale
怨灵传说
Chara
*地下王国的大王子。
*是Frisk的哥哥。
因为某种原因与弟弟一起离家出走到了雪镇,成了两名平民。
*国王让他担任哨兵的职务,然而他很少履行自己的职责。
*四岁时离开王城迷路到了贫民区,花了五年时间统领贫民区后被接回。
*粗口【茶】
*武力值爆表。
*厌恶人类。
*反社会人格。
*除了家里三个对一切都漠不关心。
*总是一副嘲讽的表情。
*对待他人的态度十分恶劣。
*认为现在的人类已经没有存在的意义。
*雪镇的人们并不是很喜欢他。当然,他也不在乎他们喜不喜欢。
*虽然总说Frisk是个蠢货但觉不允许有人伤害他。
*没有什么喜欢的东西,Frisk做的巧克力算一个【但只限Frisk的】。
*对Asriel持有一种复杂的态度,总体来说,他觉得Asriel和Frisk一样是个蠢货。
*恨不得人类全部死掉。
*从未许下保护怪物的承诺。
*他会有意无意的暗示坠落的怪物进行屠杀。
*当然,他还是会守在最后的审判长廊里。
*除了决心外还有一种力量。
*与地上的某个怪物有着联系。
*和Frisk在家里的实验室进行着某种实验。
*说话很难听。
*灵魂在外套上。

对应位置:Asriel&Sans

关于人类【怨灵】
*从本质上来说他们已经不再是人类了,尖耳是他们身为怨灵的标志。
*所以怨灵们不愿注意自己或他人的耳朵。他们不愿承认自己已经不是人类了。
*在地下世界,谈论耳朵是禁忌。
*大部分时间还是很正常,可以正常相处的,但如果见到了怪物,他们会被自身和周边的怨念影响,变得极具攻击性。
*觉醒了灵魂本质的怨灵不易被怨念影响,有清晰的自我意识,其中【决心】不受怨念影响。
*虽然没有魔法,但他们能实体化怨念为武器,某种意义上算是魔法?
*遇见怪物会很暴躁,没有一棒子呼上去就算好的。
*当然在刚进入地下时对怪物的态度更为恶劣,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怨灵们收敛了一点,但也只是一点而已。
*在没有怪物的情况下还是很好相处的。
*受伤时会流血,但死后只会留下自己灵魂的容器【比如Frisk的三角巾】,灵魂容器离自己太远会失去人形。
*想杀死他们很容易。把容器破坏即可。当然,攻击令其血条归零也行。
*不能见到阳光。
*大部分人活得已经很累了,基本上已经麻木了。
*有一部分则加深了对怪物的怨恨。
*渴望复仇。
*渴望解脱。

Spectretale
怨灵传说

     很久以前,地球上有两个种族,人类与怪物。
     人类的国王因为某种原因发动了与怪物的战争。因为怪物们拥有魔法,所以人类战败了,国王带领着他所剩不多的子民,躲入了Ebott山,坠入地底。
     地底的人类终日被自身的怨念围绕,一点点的,从平民开始死亡。在强大的怨念支持下,死去的人类灵魂们附身在生前贴身的物品上,重新化为人形,带着对怪物的浓烈怨恨【活】着。
     怨念使他们迷失自我,但有九个人例外,一位是人类国王,其他人都觉醒了自身的灵魂属性,得以保持本心,同时也可以使用相应的魔法。
     无数坠落Ebott山的怪物都死在了这里,人类怨灵们越来越渴望回归地上,对怪物复仇。
     在这样严峻的情况下,最后一个坠落的怪物孩子,到来了。

Frisk
*地下王国的小王子。
*与Chara是兄弟 。
*因为某种原因,他与Chara离家出走到了雪镇,成了两名平民。
*没有什么职务,但很想加入皇家卫队。
*很少睁眼【当然以前并不是这样】
*死亡时年龄尚小,是被同化成怨灵的,所以对怪物没有什么恶意。
*很善良的孩子。
*对人类有着无法解开的心结。
*腿上的绷带是某个怪物为他绑上的。
*徽章也是那个怪物送的。
*很珍惜兄弟和朋友,遇到危险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保护他们。
*喜欢耍帅和恶作剧,有点中二,耍帅时会调情。
*皮孩子。
*不知为何对番茄酱有可怕的执念。
*家政满点【除了煎蛋】
*有着能把蛋煎得如铁皮般漆黑坚硬的神奇技能。
*很喜欢回音花。
*会和Chara因为对他人的态度而吵架。
*灵魂在三角巾上。
*决心。

对应位置:Papyrus,As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