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正在努力修炼并不停潜水的透明伏特加

突然发现我目前所能达到的我的最高水准的摸鱼都是在数学课上摸得()´д`()

一个脑洞

是很久以前的小段子,如果有雷同我会删掉的

大家好我来丢人了


你是一个比较有名的画手,在LOFTER上有几千粉丝,除了比较喜欢咕咕咕之外,你身为画手并没有什么很大的缺点。

今天的你猛然想起自己还有一辆车还没画,垂死病中惊坐起的你一下子冲到电脑前抓起板子和数位笔开始赶车。

明天就是说好要开车的日子来着,如果这次再咕咕怕不是会被粉丝们打死。

现在是深更半夜,你的父母貌似都已经睡了,电脑屏幕的光打在你的脸上,把你那本就深黑的黑眼圈拉的更长,看上去就像是一只赶稿而死的画手的幽灵。

你的手没有停下,因为坚信这么晚父母应该不会起来所以你十分大胆的把图的尺度扩大了一些。你相信这美味的肉会使得你的那些饥肠辘辘的小可爱们放松对你其它坑的催更,这种信念支撑着你,使你下笔的速度快了不少。

在细腻的勾完线后,你看着一看就十分刺激的线稿满意的点点自己因为熬夜而沉重的脑袋,但你完全没有任何睡意,莫名的兴奋使你感觉自己还能再画十张,你把被放下的数位笔拿起来,准备在上个色——

“这么晚了还不睡——”

你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当场就把数位笔给甩了,你刷的回头,速度快的像是要把自己的脖子扭掉。

“……哈哈哈,老,老妈,真巧啊,你也来数星星啊。”

你干笑几声,猛的站起,挡住电脑屏幕,与一脸怒容的母亲对视。

“你在画什么呢你——”母亲似乎是瞄见了什么,开始上下左右的移动她的身子,你吓出一身冷汗,也跟着一起上下左右移动着身子,想要挡住屏幕。

然后母亲一下子摁住了你的脑袋,你在母亲的大手压制下无法再动,只能任她观摩你精心绘制的.....小黄图。

你闭上眼准备挨骂。

——“卧槽。”

你听见母亲喃喃一声。

——“你是那个lof上的太太?!”

——“?!”

你被这突然的惊喜【xia】震得脑袋空白,一时间失去思考能力。

“一开始我本着你不让我看我就不看的想法没去注意你画的东西...刚才瞄到了,画风和那个太太一样。”母亲神情激动,一把握住你的手就开始摇晃,“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本命太太居然是我的孩子!!!!”

你被她晃得脑袋疼,但是还是把她的话一个字不漏的全部听进了耳朵里。

——我也不敢相信我的老妈居然是我的粉...

你在心里这么说。

从此你就再也没有咕咕咕了。

因为你的母亲兼忠实粉丝,肩负所有粉丝的希望在催更。

真是一个美好的故事。


是花童和私设jio克!
_(•̀ω•́ 」∠)_悄咪咪打个杰园tag
剪纸辣鸡(;д;)

emm自己的人设来着...

emm怨灵相关的摸鱼。
我最近沉迷五格不可自拔...
好像要开学了【失去梦想】
啊啊啊啊虚色太太画了我家的福感觉棒哭了才想起mk人设没放【然而只有ge的图】
【躺平】
好像粉丝一下升了不少有点懵

流下不会画画的泪水。
(•̩̩̩̩_•̩̩̩̩)

拖了好久的人设图【?也许不是】
简单上色,没有阴影,上色废QAQ

Spectretale【怨灵传说】

CHAPETER 2:遗迹守护者

“怎...怎么办啊...”再次往后退了退,MONSTER KID看向身边似乎比较有经验的sans,“已经,快要被完全遮住了啊...”他抬头看着上方越来越微弱的阳光,又看了看几乎近在咫尺的怨灵们,恐惧几乎把他淹没。尽管不停地在心中告诉自己要保持巨龙的形象,但声音中的颤抖却无法抑制。怨灵们身上缠绕着的黑色气息就好似缠上了咽喉,恐惧,愤怒,憎恨,绝望....浓重的负面情绪几乎让他喘不过气。

Sans侧过头看着MONSTER KID凶狠中藏不住的恐惧与慌乱,歪了歪脑袋,原本就笑着的嘴扩得更大了一些,连眼眶都眯了起来,露出一个极为灿烂的笑容。

“*well,先睡一觉怎么样。”骷髅的幽灵笑着说。

“现在是开玩笑的时候吗?!”又往后挪了一点,MONSTER KID盯着几乎快要滴到自己脸上的血色液体,终于忍无可忍的喊了出来。

“*因为你看起来就像一只无助的小【羊羔】啊。(羊羔和孩子在英文中都可以写作kid)”

Sans无奈的摇着头,“*这个时候用玩笑来缓解情绪在合适不过了。要知道这里唯一的出口就是那些家伙来时的入口哟,在这样的绝境下负面情绪可不是好伙伴,学学我的...?”他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那个模糊的音节发到一半又被他自己咽了回去,笑容相较初见时略有僵硬。

     MONSTER KID没心思去管他新认识的幽灵朋友那点不自然的变化,他终于鼓足了勇气一尾巴抽在了那个已经离的很近连腐蚀液都要滴到脸上的怨灵身上,把那个怨灵连着后面的一起抽到了离自己较远的距离,然后他和那几个怨灵一起发出了痛呼,自己拖着被腐蚀的尾巴后退了几步,没掌握好平衡,摔在了地上。

     “*看来你还是有攻击力的嘛,干的不错啊伙计。”sans被MONSTER KID的痛呼给拉回了神,泰然自若的走近受伤的巨龙幼崽,半弯下了腰,“*不过遇到这种情况还是比较难办的吧,需要我帮忙吗?”

     【是怪物夺走了我们的生命...】

     【是怪物害我们变成这个样子....】

     【他是怪物】

     【杀手】

     【罪人】

     【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杀了他】【撕碎他】【让他去死】

     【杀】

     那是怨念,是实体化的杀意与憎恨。

     比怪物更像怪物的生物们用破碎的嘴发出充满恨意的诅咒,原本美丽的金色花朵在腐蚀液下变成了猩红的残渣,怨灵们的声音不停环绕在耳边,巨龙幼崽放大的瞳孔中映出幽灵和幽灵背后怨灵的模样。

     幽灵的笑容仍旧轻松无害,声音仍然轻快,用着令人安心的幽默语气。

“*来,把你的....”

MONSTER KID的瞳孔再次放大。

 

——“都给我住手。”

 

 

环绕在上空的黑雾猛地炸开,浅蓝色的光隐隐约约的从炸开的黑雾中显现,MONSTER KID震惊的看着那本被黑色气息环绕看不清本貌的怨灵们在散开的黑雾中露出了原本只能在课本和故事书上看见的人类的模样。

一个纤细的浅蓝色身影从黑雾中冲了过来,一把捞住坐在地上的MONSTER KID就往外跑,MONSTER KID想要挣扎,被那个身影用手用力的按住了,只看得见几缕白色的长发。

“别出声,孩子。”一个压低了的温婉女声在他耳侧响起,“他们不能看到你。我不会伤害你的,孩子。请相信我。”

MONSTER KID想回头看看sans在哪,他可没有忘记那个刚认识不久又很不靠谱的幽灵朋友,然而那个身影的速度太快,他只能看到模糊的黑雾。

后颈一阵疼痛,巨龙幼崽在人类女性的怀抱里晕了过去。

 

 

 

“*伙计,你该起来啦。”

有谁在扯他的脸。

MONSTER KID猛地睁开眼睛。

“*你可真是爱睡,不是吗。”sans飘在半空,懒散地开口,迅速收回了掐他脸的骨手,嬉皮笑脸的模样就好似那个掐他的怪物不是自己一样。

“你不是幽灵吗,为什么能碰到我。”MONSTER KID给了骷髅一个白眼,腰部使力一下子坐了起来,然后疑惑地打量着四周。

“*我可是你的背后灵呢,伙计。除了你没人看的到我。”sans毫不在意地把垫在脑袋后的右手拿出来拍拍MONSTER KID的头,“*可能我们的魔法性质较为相近所以造成了一个新型魔法领域?”“这样吗?那本大爷和你还蛮有缘的嘛!”MONSTER KID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pffff.....一个玩笑而已,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啦。”sans看着信以为真的巨龙幼崽,忍不住弓起身子捂着嘴笑了出来。眼见要面子的巨龙幼崽就要炸毛,sans连忙飘远了些,指着幼崽坐着的床扯开话题:“*hey,别急着生气,你已经到了一个新地点,不探索一下吗?”

作势就要去抓sans的幼崽一下子停了下来:“啊,是哦...这里是哪来着....WTF——”

僵在半空的孩子一个重心不稳摔了下去,咕噜咕噜地滚进了不远处另一张床底下,激起了一片灰尘,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门被打开了。

有着一头纯白长发的少女身着浅蓝色系的英伦学院装,蓝色的蝴蝶结缎带随意地束着白色长发垂在胸前,一双天空般的眼眸微微低垂,视线落在了被床底重重的红色毛线缠住的MONSTER KID身上。

MONSTER KID一下子绷紧了尾巴,向那位气质娴静的少女露出自己尖利的牙:“你把本大爷带到这来想干什么?!这床底下的陷阱是什么玩意?”

少女似乎愣了愣,随后她才用手掩住唇,轻盈地走向了被红绳缠住的巨龙幼崽,与蓝天同色的眼眸中是止不住的笑意:“我来帮你解开它....噗,那是这房间曾经的两个主人设下的恶作剧机关,因为他们总是把零食藏在床底下。”

熟练地解开缠在幼崽身上的红绳,少女在小怪物半信半疑的目光中轻轻地笑了笑。

“你好,来自地上的孩子。这里是遗迹,我是这里的守护者,Victoria.”少女抚了抚MONSTER KID的脑袋,笑容温和,从垂下的白发的缝隙间,可以看见她温顺地下撇的尖耳。

Sans飘在一边注视着他们,他的笑容没有任何变化,眼眶中代表瞳孔的白色光点却渐渐消失。

【....就在这吧!】

【可以吗?不会....吗?】

【绝对没事的!我可是......的......!】

——....?

——杂音。

“sans?”

MONSTER KID的声音唤回了他的神智,sans转头看向那个刚认识不久的单纯天真的巨龙朋友,眯起眼眶笑的没心没肺。

“*咋啦,伙计?”

“你觉得那个女孩能信任吗...?”MONSTER KID的表情有点纠结。

Sans顺着MONSTER KID的目光望去,浅色系的少女正领着他们前往客厅,纤细柔弱的背影看起来毫无攻击力,丝毫没有防备。

“*你自己决定吧,你可是个巨龙,伙计,你不能麻烦一个脑子里空空的骷髅想这么麻烦的事情。”怠惰的挥挥手让巨龙幼崽赶紧跟上Victoria,sans不负责任地隐去了身形,“*懒骨头现在要睡觉啦,你加油吧。”“哎?!等...”

“孩子,你还站在房间门口做什么?”不远处的少女端着一个看起来很好吃的蛋派冲站在房间门口的MONSTER KID道,微微提高了点声音,“你一定饿了吧?在不快点这个就要凉了哦。”

“啊,好....”在原地纠结了一秒钟,MONSTER KID还是跟了上去。

 

 

 

【Victoria】

*性格温柔的少女,很有耐心,擅长照顾孩子。

*年纪其实已经很大了,身上总有一种与外貌不符的母亲般的气息。

*驻守在遗迹。

*是人类国王的妹妹。

*十分崇拜怪物王后Toriel。

*灵魂性质是耐心,附在束发的缎带上。

*基本上是被怪物养大的,所以比起人类还是更偏向于怪物。

*疑似有先天性白化病。

*封印在地底后被人类高层以叛徒为罪名秘密处死。

*她作为怨灵能十分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恨的到底是谁。

【*是人类灵魂耐心的私设】


【Sans】

*第一个掉到地底的怪物(之一)

*对人类怀有怨恨。

*被地底的怨念侵蚀,记忆混乱残缺

*会帮助每一个掉下来的怪物并有意无意地引导对方屠杀,但他实在是太懒了,他懒得费那么多脑力

*是个熊孩子,喜欢恶作剧,会开不合时宜的玩笑,有时会玩玩双关笑话,当然还是很烂。

*很珍惜自己的徽章,但是本人也不知道为什么。

*总是一幅没心没肺的样子

*有些时候意外的很靠谱。

*皮。




没手机不能指绘只好上手绘的黑白照(x)

我已经是一条咸鱼了......QAQ